bonne nuit

古魯瓦爾多R4後的捏造故事
我明知道之後不會這樣發展下去,也知道古魯瓦爾多和布列依斯間不可能會出現這麼歡樂的對話。
可是,我還是寫了。
因為我內心希望著古魯瓦爾多不會就這樣自己一個人死去。

布列依斯和他的「同伴」--馬庫斯正在前往任務地點的路上。
審判者應該是要低調行事的,但這次導都卻要求布列依斯到戰場上清除污染者。從一開始布列依斯就不認為導都的人可信,現在,他更確定導都一定有在謀算著些甚麼。雖然內心充滿著疑惑,但為了梅莉雅,布列依斯還是只能聽命行事。
眼看快要到達目的地,但布列依斯卻停下了腳步,用驚訝的表情看著前方的屍體。
「古魯......古魯瓦爾多?」
馬庫斯拍了一下布列依斯的肩,似乎是在提醒他二人還在任務當中,更重要的是,二人正身處戰場的中心。
但布列依斯似乎沒能理解到馬庫斯想表達的事情,直接奔向了屍體的旁邊。


布列依斯跪坐了在地上,抱起了屍體的上半身。
「古魯瓦爾多!!!古魯瓦爾多!!可惡......明明還有氣息!!」
本來是紅色的披風,因為染上了古魯瓦爾多的血而漸漸變成了褐紅色。
布列依斯閉上了眼睛,口中似乎唸著些甚麼咒文,光芒突然從他身邊冒出。
「古魯瓦爾多!!你明明就醒著!!給我起來!!」
雖然傷口已經止血,可是古魯瓦爾多卻完全沒有要張開眼睛的跡象。
「再不起來就要錯過早餐時間了!!不要裝睡了!!!」
「布列..依......斯......」
在布列依斯懷內的古魯瓦爾多緩緩地張開了眼睛。
「怎麼又是你.......煩死了。」
「抱歉,我就是每次都要把你吵醒。」
「這裡可是戰場呀......不要把時間浪費在將會被死神迎接的人身上......」
古魯瓦爾多有氣無力地說著,布列依斯則是不停地搖著頭。
「戰場上的士兵可不會因為你是審判者而放你一條生路......」
「沒有、附近都沒有敵人,有的就只有我和你,還有我的另一名夥伴。」
「你變了呢......布列依斯,不再是那個躲在大家後面說一堆會打撃士氣的話的布列依斯了。」
「那些可都是我的真心話......我不想看到任何人在我面前死去......」
「但你現在不是正在執行死神的工作嗎?」
「混帳......無論怎樣也是說不過你......」
「居然是在這種情況下重逢......我好歹也算是一國的王子哩...咳......」
「古魯瓦爾多!!!」
「我還以為你只會為了你妹妹而流淚。」
古魯瓦爾多臉上露出了一個微笑。
布列依斯從來沒看過古魯瓦爾多在殺戮以外的時候笑過。
「不要再對我發動你的能力了,沒用的。」
「我怎可能看著你在我面前死去!!!」
「這才是符合戰士的死亡方法。本來我打算就這樣一直睡下去的,沒想到公主殿下居然帶著他的下僕趕過來要把我吵醒......」
「不準再取笑我的髮型,古魯瓦爾多。還有,不準把我的工作夥伴說成下僕。」
「不然我要說你騎著一匹紅馬過來嗎?」
「古魯瓦爾多!!!!」
「那就不再開玩笑了......既然你把我吵醒了,那就請你負起哄我入睡的責任吧。」
「你在說甚麼......」
「即使我現在活下來了,但身為污染者的我總有一天會被你們所追殺的。至少讓我死在你手上吧,其他人的劍法我可信不過。」
「我的劍法也很差......」
布列依斯的聲音哽咽了起來。
「嗯,比我的差。」
「......」
「誰叫你都只跟我練劍。」
布列依斯仍然保持著沉默。
「你跟我不一樣,布列依斯,你有在等待你回去的人。」
「古魯瓦爾多......」
「沒有人會哭著唱搖籃曲的。」
布列依斯沒有回應,默默地放下了古魯瓦爾多的身體,抹乾臉上的了眼淚。
「晚安,古魯瓦爾多。」
「晚安,布列依斯。」
布列依斯高舉起自己的劍,瞄準了古魯瓦爾多的心臟位置。
「這首搖籃曲的拍子好像有點太快呢......」
古魯瓦爾多像平時要睡覺一樣,闔上了雙眼。
「明天早餐時間我還是會來吵醒你的。」

「目標379號,清除完畢。」
布列依斯強忍著的淚水,現在的他,似乎明白了導都為什麼要派他下來戰場。
他收起了自己的劍,轉身向馬庫斯說。「明明是在戰場中央,為什麼會沒有士兵呢?這不是太奇怪了嗎?」
馬庫斯沒有回應,只是看著前方墜毀在地上的嘉雷翁。布列依斯一句話也沒說,只是對著馬庫斯點了一下頭後就開始往嘉雷翁的方向前進。
馬庫斯跟在後方,慢慢地拉開了和布列依斯的距離,任由他自己一個走進了嘉雷翁的殘骸。




bonne nuit  -  法文「晚安」之意。

「bonne nuit 」への留言:

發表留言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「bonne nuit 」への引用:

http://traxian.blog124.fc2.com/tb.php/1-c468d888

注意

第一次進來請務必要看置頂文章,不會花你很多時間的。

自我介紹

蒼弥

Author:蒼弥
這裡可能沒有你們想看到的喜劇作品。

足跡